www.565.net

全国碳交易市场建设时间敲定 计划三年内建成

中国电力资讯网 2014-06-26  471次
字体:加大 减小

中国电力报 中电资讯网记者 邹春蕾


  6月18日,随着我国首个碳排放权交易所———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所迎来自己一周岁的生日,我国碳交易试点也正式走过一年的历程。经过一年的探索,我国碳交易试点城市的进展如何?在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被纳入中央改革领导小组任务的当下,碳试点为全国性碳市的建立摸索出了哪些经验?恐怕政府、碳交易参与方都需要静下心来好好总结一番。


  得60分也极具价值


  一年的时间,以深圳为代表的7个碳交易试点城市都做了哪些尝试?这些尝试又有多少价值?我国的碳市建设从诞生之日起就弥漫在巨大的争议和巨大的期待中,如今,这种纠结依然存在。一方面,关于碳交易试点交易量波动大、碳价格走低、基础数据缺失、市场活跃度不足等唱衰观点大行其道;另一方面也不乏对碳试点在碳减排、制度建设等方面持肯定,并看好碳市前景的观点。


  北京中创碳投有限企业战略总监钱国强与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气候与能源团队主管宋然平都认为,过去一年深圳碳市的表现超过预期。


  宋然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对政府的主要职能分工、监管措施,还是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深圳碳试点都较为明确和稳健,且也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有研究表明,去年深圳的碳排放量下降了370万吨,降幅为11%,工业企业的增加值增长率达29%。虽然目前并不能确定这些减排量有多少是通过碳交易产生的,但至少表明,碳交易有助于碳减排,且有助于经济的转型和持续增长。”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也认为,过去一年深圳碳交易市场保持了较稳定的运行态势,参与者和交易量均不断增加,交易价格也较为稳定。


  作为国内第一个敲锣开市的碳排放权交易试点,以及第一个采取地方立法来保障碳交易制度的城市,深圳碳试点无疑为其他碳试点城市建设起到了很大的示范作用。尤其是其频繁交易也在外界对碳交易存在争议的时候,给其他试点城市树立了信心。


  “碳交易在我国毕竟刚刚起步,尚处于建设、摸索阶段,因此不能苛求短时间内就能达到满分,现阶段就算是得五十分、六十分都是有价值的。”钱国强直言。


  总结经验是第一位


  在日前召开的第五届地坛论坛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副司长孙翠华透露,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已经列入中央改革领导小组任务之中,计划三年内建成。而国家发展改革委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苏伟此前也表示,今年的工作重点是在试点经验的基础上,探索区域性碳交易规则和机制,为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做铺垫。此外,也有消息称,近期全国碳排放管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将成立,并在年内发布国家碳排放管理标准。


  种种信号无不表明,全国性碳交易市场建设已经启动。但仅一年时间就从碳交易试点阶段跃进全国碳市建设阶段,是否已经准备充分?侯宇轩向记者表示,虽然全国各地建立起了多家碳交易机构,但目前我国碳交易的规模尚有限,多且分散的碳交易平台不仅造成了资源浪费、效率降低,也弱化了碳交易机构的资质,而且各省的碳交易平台只能在省市内进行碳交易,交易活动受各地经济结构和发展模式等一系列因素影响,交易流程、制度规范、检测方法学等不尽相同,难以形成交易的内在驱动力。“就目前来看,七个碳交易试点各自为阵,配额分配并不一致,企业边界和范围也是根据当地具体环境污染情况来划分的,管理细则上也不尽相同,贸然地建立全国碳交易市场可能会埋下祸根。”宋然平则认为,目前确定一个建立全国性碳交易市场的时间表、将管理标准制定前置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这期间还是有一段时间去观察试点,总结经验,为国家层面的制度建设和技术设计做好铺垫。


  “当然,三年内究竟能不能建成还是存在变数和不确定性的。但是通过拟定时间表和制定标准来倒逼倒闭企业参与,推进碳市场建立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钱国强说。  


  碳交易透明度亟需增强


  虽然意见相左,但有一个观点还是达成了一致:每个试点城市各成体系的目的是为了探索如何构建更好的碳交易市场,现在试点时间太短尚无法展现各试点体系的特点以及可取的经验,相关部门应戒急戒躁不断完善各个试点的体系,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再建立全国性的碳交易市场。


  “碳试点为全国碳市建设积累的第一个经验就是,必须成功地建立政府的公信力,给市场明确的预期,才能充分激活市场的活力。”宋然平分析,试点城市的地方政府都制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规,但能否确保参与方遵照这些规则去交易和履约非常有挑战性。深圳、北京、上海等碳试点在这一点上做得比较积极,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规定企业若不能履约将承担较为严重的财务后果,并且设有专门的执法队伍去确保实行落实,否则,难免企业就缺乏参与的积极性。


  面临挑战的是,碳资产的概念目前还没有被很多企业所接受,导致企业对碳交易的参与程度不够。要将碳交易扩展至全国,参与企业的数量必须成几何量级的速度上升,这个工作怎么尽快推展也大费脑筋。


  另外,透明化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环节。


  目前碳交易的透明度稍显不够,比如有的碳试点没有将受到监管参与交易的企业名单、已经履约企业的数量和名单、配额的确切总量等全部公布,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者和参与者做出正确、公正的判断。而在市场机制里,只有机制透明化,才能令投资者和参与者对市场产生信任。


  其他如碳交易企业的边界和范围界定、上报数据质量、审核队伍建设等方面均面临着不小的挑战。“还有就是如何通过探索期货交易来增强碳交易市场的流动性,还值得政府尽早思索。”宋然平指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