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65.net

庄生晓梦:一场流星雨引起的穿越(下)

思政部 2014-08-21 侯力群 999次
字体:加大 减小

   NO.4

 

扶苏已然走了数月,杨小咩也慢慢习惯了没帅哥看的日子。想来是规制所限,胡亥来府的次数也少了许多,可喜的是,每次胡亥来府,多少都能带些扶苏的消息,而这些消息大多也都是扶苏立功的好消息。小咩虽叹与扶苏不得相见,但其人无恙便是好的,嗯,这呆公子也是好的。

 

这日小咩正与子婴玩耍,忽听人报十八公子来府,小咩子婴正自欢喜,却见胡亥一脸愁容。小咩知这呆瓜向来心无挂碍,想来必是扶苏有事,大急道:“满面愁容,莫不是大公子出事,呆子你倒快些讲。”

 

胡亥面上又是一阵悲戚,苦道:“你果然还是记挂大哥多些,大哥无事,只是父皇巡行天下,着我随侍左右,不知几时得返再见罢了。”

 

小咩心下咿呀一声,愧悔难当。知道这直性之人是惦念不下,这才来此告别,自己却拂了这层好意。又想见扶苏随军,而今连这呆公子也要远行,身边熟稔之人只剩混沌未明的子婴,心下一阵凄苦,不知怎生回答,只两行清泪潸潸而下。

 

子婴一旁听见,虽不明所以,然亦知晓这亲昵的十八叔要如父亲一般消失不见,便也哇哇哭叫起来。胡亥见两人皆哭,自己也忍不住心中情绪,三人遂抱成团在扶苏厅中鬼哭连连,只余门外侍奉之人挠头奇怪。

 

-------------------------------我是萌萌哒的分割线------------------------------

 

莫名其妙回到秦代,莫名其妙身边人尽皆远行,如今身边还莫名其妙跟着个小祸害,丫的老天爷不知道我在这孤苦无依么,小咩心里暗自骂道。

 

“子婴同学,已经说过很多遍了,我不能带你回我家。”小咩无奈叹道,心想我何尝不想带你回我家。

 

子婴见所求被拒,当下哭闹起来,小咩劝之不止,只恨得牙痒痒想把这头小猪宰掉后细细烹饪一番。正此时府内人传讯,言十八公子有信来到,小咩如见甘霖,忙对子婴道:“十八叔传信,且看一番,哭湿了这简,字可就看不得了,莫忘十八叔行前所说。”

 

子婴一听,想起胡亥临行前说话,言传信之时只予不哭子婴,不予哭闹子婴,这才停住哭声,拆简看之。

 

见那简上书两行字:帝驾东临平原津,恐今后难再有传书之机,此书作别,万勿挂念。

 

小咩翻来覆去将书简看了数遍,奇怪非常,自胡亥随奉始皇帝东巡,每至一处便传书一封,多是论此地风俗人情如何如何,长篇大论,倒也有趣。怎么到了沙丘只这两句,且说自此再无传信,这却何意。

 

那边子婴听见书信内容,大哭不止,只说十八叔丢下自己不要,小咩只得回头去劝。刚俯下身,却见子婴蓦地住了哭声,大笑起来,小咩吃了一惊,想这孩子是犯什么病了不是。正要仔细察看,忽听得子婴道:“姊贼也,假信诓吾。”

 

小咩又是一奇,忙问为何,子婴道:“今先生教我,言主上必恭,如言帝祖,虽是血亲亦不得越矩,此信‘临’字不对,应为‘幸’字。”

 

小咩忙翻出胡亥之前所寄之简,果然这书简之上论及秦皇所到之地皆是“幸”字,心下大怪,但看传信之筒确有胡亥标记,应是不假。盘桓再三,忽的想起一事。当时学校同寝室有一人曾迷古装剧,偶然一次讲起秦代,说始皇帝不是死在咸阳,是什么,什么丘来着。小咩连连拍头,却是再一丝也想不起了,忙问子婴道:“此规可有他例?”

 

子婴排球道:“喏,先生言帝驾无变不可改也。”

 

小咩忙又招来那胡亥手下传书之人,问外面可有何消息,十八公子怎样。那人言道:“并无消息,帝驾至平原津向沙丘而去,十八公子随行,常与李斯、赵高二大人夜饮,并无他事。”

 

小咩一听“沙丘”两字大惊失色,心知始皇必然有事,又听李斯赵高相见胡亥,不知相谋何事,退了信使,坐于椅上忍住性子细细思量。忽的又想起一事,同寝那女孩当时也迷扶苏,谈起时说扶苏身世可怜,母亲早亡,父亲尸骨未寒,他紧接着也跟去了……

 

那边子婴见小咩神色不对,不知怎生事故,只道自己拆破小咩假信机关伤了面子。正想上前搭话,忽见小咩猛然站起,转头向自己问道:“子婴欲见汝父否?”

 

NO.5

 

扶苏正坐帐中,白日思想应战之策,一到夜晚却梦回咸阳府中,不独子婴,尚有一人清丽可思。正自神往之时,忽听人报:“大公子,有咸阳府中使者到,只是此人携一小童,可传否?”

 

“传来便是。”

 

不到半盏茶,只见杨小咩和子婴入帐。扶苏一见,忙喝退旁人,问道:“怎的是你?”

 

杨小咩哪里顾得扶苏面上惊诧,忙将书简之事诉说一遍,只隐去自己为何知晓帝驾将崩于沙丘。扶苏半信半疑,召蒙恬入帐。小咩又将事情诉说一遍后道:“此简自平原津传至咸阳已然数日已过,如今巡行之事如何尽一无所知。如今帝驾将崩,李赵必然专政,不独公子,便王孙幼童并我等侍从皆难免死,望公子将军早定算计。”

 

扶苏尚自沉吟,蒙恬先行叩首道:“事不可待,缓则生变。今公子掌军,令下如山,李赵二贼必然难防。望公子早决。”

 

扶苏背手一语不发,蒙恬急道:“若公子不信此女,今便杀之,以绝后患。”言毕,将腰中剑拔出作势便斩。

 

小咩吃了一惊,忙退数步。扶苏亦是大惊,只手拦下,子婴也嗷一声扑上前抱腿就咬。蒙恬本无意伤人,只求劝动扶苏免祸。正自相持之时,帐外军士报道:“禀公子将军,营外帝使有诏,可传否?”

 

帐外一声问,帐里几人对望一眼心下都是一震,只子婴死死咬住蒙恬。扶苏低声道:“子婴松口,杨儿,你且与子婴出帐,莫让此人看见。”

 

小咩点点头,将子婴掩口悄然抱出,直至两帐外一土丘方停。子婴虽小亦知此时不可喧闹,也安然而坐,只看天上繁星。小咩暗叹一声,却见天边一颗流星闪过,连忙系上衣服,双手合十暗自祝祷道:老天爷啊,你把我扔这儿不管,是不是有点欠。如今就算还了我的人情行不行,千万,千万,救下扶苏,救下子婴……

 

小咩正自默念,忽听远处帐中一片兵器撞击之声,忙携子婴前往一观。只见扶苏蒙恬皆已出帐,帐外众军士跪倒一片,想来那声音便是铠甲落地之声了。

 

只见最前之人正是大将蒙恬,叩首道:“公子莫可,王赐子死,岂在巡国之途。此诏不辨,未可听信,应再请复,请复请,复请而后死,未暮也。”

 

扶苏苦笑一声,摇头道:“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

 

其实扶苏心下何尝不知此事必是矫诏赐死,只是自己若死或可保全小咩口中的“王孙幼童并我等侍从”。强行抗命,若是李赵二人矫诏传信于咸阳,哪里知晓将怎生处置咸阳府中亲眷。父皇已死,事无可改,不如一人死换众人生。料想有十八弟在,众人皆可平安,唉,十八弟啊,十八弟。

 

言罢抽剑便欲自尽,忽听见一声大喝,转头见一大一小二人穿过众军奔来,正是小咩子婴。一愣之下未及反应便被二人扑倒,正此时天边数声闪过,军中众人抬头观望,只见流星如雨落下。再回首,便不见了地上三人踪影。

 

NO.6

 

尼玛,要不要这么准时啊,老天爷!你还人情是真厚道啊,还附带两个利息啊。

 

等等,子婴不是传说中的秦三世么?!他这么跟来了,那历史上的秦三世又是谁?

 

喂喂,别乱动,我的饮水机!

 

喂喂,别乱摸,那能打着火!!

 

喂喂,别……那是,电源插座!!!

 

看什么看,就是说你,扶苏少爷!!!!

 

还有你,子婴,我说过多少遍,我已经许愿让你十八叔来看你了啊啊啊!!!!!(完)

 

编辑按:钟情于扶苏,仅仅因为他的名。并非爱的肤浅,也曾为他追溯过历史。只是这个生来就带着悲剧色彩的大秦代的真相太沉重,每每读起史书,没有一段是轻松诙谐的。因此,为了让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可以生活在一个想起来就幸福冒泡泡的世界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兄弟阋墙,没有政治杀戮,杨小咩就此诞生。表示在博大家一笑的同时,依旧向那段并不美好却不可或缺的历史致敬。此文纯属虚构,绝无雷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