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65.net

海纳百川:漫话私家车

思政部 2014-09-09 许广玉 1003次
字体:加大 减小

  随着社会的进步,生活的提高,国人在解决“衣食住”之后,终于腾出手来考虑自己的“行”了,于是乎曾经遥不可及的汽车梦便似“旧时王谢堂前燕”,纷纷“飞入寻常百姓家”了。

 

    汽车,对于大家这个古老的农耕民族来说可谓是货真价实的舶来品、新鲜玩意。曾几何时,“忽如一夜梨花开”的名目繁多、款式各异的品牌汽车似雨后春笋般一夜间冒出,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塞了大街小巷,在人们惊愕、欣喜之余,随之衍生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私家车”,明白无误地昭示着这是属于自己的私有物什!公正的说,这么“帅气”的名字倒确是大家独创的“国粹”,丰富的创造力直令其他种族望尘莫及而足以引为大家深深的自信与骄傲。

 

    私家车走进千家万户,并全方位地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极大方便了人们工作、生活的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行为上、思想上甚至是价值观上的“革命”。诗人“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浪漫情怀与夸张的想象一朝成为现实,古人视为畏难的“远足”变得轻松随意,况且处在竞争日趋激烈、时间就是效益、时间就是金钱的当下,方便的私家车更为各自的人生增添了事业成功的“筹码”。

 

    但不容讳言的是,由于私家车的普及、泛滥,加之驾车者思想修养、道德素质的良莠不齐、参差不一,使得诸多社会问题日益凸显,诸如大气污染的变本加厉、出行拥堵的无可奈何、部分驾车者的恣意横行,甚或随意变道、抢道、超速等行为,更让拥堵不堪的道路雪上加霜且险象环生;更为严重的是那些屡屡挑战传统道德底线的事件总是频频发生,耳熟能详的诸如“奔驰女殴打老人”、“违章男钱砸交警”“浮桥抢道葬身黄河”等恶劣行为,时时冲击着人们的眼球和敏感的神经,摧毁着本已千疮百孔、岌岌可危的社会道德公知……“绯闻”缠身的私家车已成为敏感和热议的“话题漩涡”,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而民族的劣性由此也可窥见一斑。

 

究其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曾几何时,不论威仪的“官轿”抑或是舶来的汽车,都是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普通百姓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也!且不说《子夜》里描写豪绅吴老太爷进上海滩第一次坐私家车的情景更是历历在目,那种“震撼”至今依然余音袅袅,“土豪”派头令读者总是记忆犹新;或者踌躇满志的始皇帝也是喜欢坐着“私家车”,享受着专用的“驰道”四处兜风摆阔,落得和臭鱼为伴也死不悔改;即便如沉稳睿智、不事张扬的宋太祖,虽然不似始皇的“驰道”横行,也终于不能够免俗,往往陶醉于乘坐私家“舆辇”在汴梁的闹市冲衢抛头露面,尽出帝王风头。

 

可以说,自古以来,车与轿就是皇权与贵族的专属、威与权的化身,由此衍生的这种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唯我独尊的极权思想经过两千多年的浸淫与熏染,早已精练成“横行霸道”的公识而大行其道。过去,众人面对车轿唯有仰视,或者低眉顺眼,或者远远地避开;现在,完全不同了,不但可以堂而皇之地乘坐“车轿”,居然还是“私家的”,焉能不扬眉吐气、高高在上、俯瞰行人么!正应了鲁迅先生所说的国人“一阔脸就变”、“贵人脾气本就蛮大”,于是许久的压抑一朝尽情释放,什么礼让路人、什么文明行车、什么行车规则……全是浮云,所有人等都要唯我“车首是瞻;快车道、应急道甚至人行道也是任我驰骋!不服?轻则骂你个狗血淋头,重则拳脚相向;即便在肇事现场,也是气宇轩昂,气吞万里,面对愤愤的众人,目光自然不屑一顾,狂傲而底气十足地撂下一句“我爸是李刚!”便从容不迫、绝尘而去。

 

或者我的言论又要招来部分私家车族愤怒的“拍砖”、无情的声讨乃至肆意的谩骂,甚者辄引经据典标榜自己才是道德的领袖,遵守规则的模范,甚至是绅士之风的引领者……且慢,但看众家车万马奔腾、呼啸而过斑马线(没有红绿灯的)、行人噤若寒蝉的壮观之举,则早已领教了所谓的“领袖”、“模范”甚至大言不惭之“绅士”之风度了!须知,随意践踏一条小小的斑马线,往小了说是不遵守规则,大了说就是肆意践踏法律赋予每个行人的权利!如此的野蛮行为而自己浑然不觉,且振振有词、感觉良好,这一切岂但是行人的痛?更是你、我、他,甚至整个社会的痛与悲哀。

 

管子云:仓禀实而知礼节。生活富足的当下,大家更应提倡、弘扬新的“君子”、“绅士”之风,生活中少些戾气,多些大度;与人相处,多些理解,多些忍让,多些彬彬有礼。语又云:君子慎独,所谓“独”者,即君子独处僻室更是笃思慎行,与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所言所行无异,大家是否应该静下心来想想:在没有监控的斑马线前,是否应该更加“慎独”、更加慎行、更加礼让呢?让大家携起手来,以君子的慎独、慎行为鉴,从敬畏小小的斑马线做起,以人为本,开规矩车,行安全路,做文明人。相信,方兴未艾的“私家车”会走的更远、更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