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65.net

岁月有痕:探亲杂记

财务部 2014-10-09 许敏 876次
字体:加大 减小

  金秋十月的长假,我回到北京探望父母,从19岁离开父母去深圳读书到现在快30年了,这样的探亲不计其数,今年却是特殊的一年,特别是今年国庆节的探亲,更是让我感慨万千。

 

散步

 

  爸爸今年83岁了,乐观豁达,身体健朗,年轻的时候贪凉把腿寒了,现在走路有些困难,平时只能在大家家楼下的绿化带散散步,以前我建议用轮椅推着他走远一点,他老人家还觉得难看呢,这次突然想通了,我逗他说“身未动,心已远”,于是,每天上午我带着83岁的爸爸和78岁的妈妈一起推着轮椅散步。

 

  大家散步的形式很多种,有的时候是我推着爸爸,爸爸牵着妈妈的手,有的时候是他们相互推着,我从旁协助,在秋天的阳光里,慢慢的走着,看着,说着。常常会遇到他们从前的同事,爸妈就赶紧的说,这是大家家老大,我就象小时候一样,脆生生的叫声“叔叔好!阿姨好!”,当然年迈的他们已认不出人到中年的我,我在他们的记忆中还是那个“假小子”,我也只能依稀辨别着他们的身份。老人们聊着孩子,朋友,同事,我就静静的在一旁等着,然后再脆生生的告别“叔叔再见,阿姨再见”,那种感觉,比起被同事的孩子叫“奶奶”舒服多了。

 

  散步中遇到的两件事让我印象深刻,都和我的发小(北京话,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有关系,一个让我哭了,一个让我笑了。

 

  遇到住大家家楼上的发小,他很认真的告诉我,我这次回来,普通话说的比以前好多了,上次遇到我,还是满口的山东话,我觉得这是对我的表扬,每每想起来都忍俊不禁。

 

  遇到同在一个幼儿园发小的妈妈,我问起她的近况,妈妈说了几句就哭了,因为她“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这是妈妈的原话),失去了第一个孩子,再不能生育,大家陪着这个母亲聊了很久很久,我的朋友,希翼你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平安喜乐,我会为你祝福的。

 

露天影片院

 

  在我小时候,学问生活没有现在丰富,但是孩子不少乐子,各种各样的集体游戏,自制的玩具,我从小长在北京,有一次和烟台、山西的同事聊天,居然玩的游戏都一样,真不知道是怎么传播的。露天影片院,是大家大院所有人的美好记忆。

 

  大院的影片院有三处,每一处什么时候演什么影片,大家都会知道,所以我常常想在没有网络没有电话的时代,并没有妨碍信息的传递,口口相传,总是能知道最新的放映消息。一般是从下午开始,孩子们就用椅子、凳子、砖头去影片场占最好的位置。等到晚饭后,家家户户齐出动,人们从四面八方奔向影片场,屏幕正反面都坐满了人,那场面简直像赶庙会一样,好不热闹。常常挤得水泄不通,有的时候就连放映机楼顶上都站满了人。

 

  在露天影片院,我看了好多好多解禁的国产影片,比如“柳堡的故事”,“舞台姐妹”“一江春水向东流”等等,还有很多外国影片周的影片,比如墨西哥影片周的“叶塞尼亚”、“冷淡的心”,南斯拉夫影片周的“临时工”,日本影片“生死恋”等等太多了,不胜枚举,其中印象特别深的有三部影片,都是在我小学和初中时看的。

 

  朝鲜影片“卖花姑娘”。大家院放这部影片时,才刚刚引进,还没有翻译成译制片,是请了两个朝鲜族叔叔同期翻译的,这两个叔叔的母语是韩语,又精通韩语,翻译的特别到位,就是影片里的地主婆太坏了,我做梦都被吓哭过。好像还有一部朝鲜还是越南的影片,名字记不得了,是讲一个地下党被捕了,为了不在催眠中泄露机密,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成了很多男孩子的偶像。

 

  日本影片“砂器”。这是一部推理影片,讲一个慷慨仁慈、受人爱戴的老警员被杀害了,经过层层推理,找了凶手,凶手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钢琴家,他从小和得了麻风病的爸爸四处流浪,受尽白眼,是这个警员帮助了他们,把爸爸送进了疗养院,收养了他,长大后希翼他能去看望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的前途,年轻的钢琴家杀害了老警员。影片的最后,警察到钢琴演奏会现场准备将他缉拿归案,而此刻他正在台上用钢琴倾诉着对父亲的思念,屏幕上是他们在风雪交加中乞讨,夜宿祠庙,饥寒交迫,父子一路走来受尽了人世间的凌辱的画面,特别是得了麻风病的爸爸被好心的警员送到疗养院时父子分别的不舍之情,配合着气势宏大的钢琴曲,让年少的我泪眼汪汪,虽然对复杂的人性不能完全理解,情感的冲击却久久不能忘怀!

 

  法国影片“悲惨世界”。时至今日,我还记得看这部影片时的场景,是个冬天,由于去晚了找不地方坐,站着看完了整部影片。也是在结尾,年老的冉?阿让坐在昏暗的房间里,养女来看望他,父女俩尽释前嫌深情相互的场景也让我哭湿了手套。

 

  岁月虽不可逆转,记忆却不会轻易被删除,感谢这些露天影片院带给我的美好回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